找回密码
 QQ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资迅
资迅
技术
技术
器材
器材
其它
其它
中国棒球网 门户 名人堂 棒球名人 查看内容

棒球,其实爱你很容易

2015-9-23 00:15| 发布者: 涡轮没增压| 查看: 1339| 评论: 0 |来自: BATSMAN棒球网

简介:中国人没有打过棒球?不。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开放城市,棒球很是风靡过一阵子。解放后,这种运动在军队里也很流行。即使是现在,高校依然有一群忠实的棒球簇拥。    但我们现在谈的不是这些,我们现在谈的,是 ...

中国人没有打过棒球?不。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开放城市,棒球很是风靡过一阵子。解放后,这种运动在军队里也很流行。即使是现在,高校依然有一群忠实的棒球簇拥。
  
  但我们现在谈的不是这些,我们现在谈的,是那些横渡太平洋的人。
  
  不知道有多少人年少的时候看过《棒球英豪》或者《H2》,我以前都没有看过,后来发现,那一些,都很真实。
  
  那些在甲子园投到200球的热血投手,那些打击率高达7成,8成的不可思议的打者,现实中他们都真真切切存在着,也有人成功,更多的人默默无闻。
  
  Ichiro当年在县大会的对手曾不无感慨地看着他们稚嫩的合照,欲语无言。
  

那些你需要知道的名字——王贞治
  

  亚洲的,还是世界的——本垒打王?
  
  
  知晓棒球的人中间,没有人不知晓王贞治。就像篮球皇帝乔丹之对于那个喧哗汗水的十人场地来说,在棒球场广袤而光明黑暗交替的天空下,王贞治也是一个传奇。
  
  传奇总被赋予了某种伟大而不确定的含义,而我们信仰传奇就如同传奇本身。传奇是一种遥远而美丽的事物,而我们崇拜传奇就像认同现实如是。
  
  王贞治是当之无愧的NPB日本职业棒球巨星。9次获得MVP(史上第一),18次最佳九人奖(第二),生涯868个本垒打,1700打点,1967得分,2390保送,.634长打率均是史上第一。生涯2786安打排名第三。生涯打率"仅仅"为.301,排名第十四。他主宰的各个统计项目的程度:比任何人都多至少4次MVP,73点长打率,430次得分,210全垒打,182打点以及915次保送。另外作为一垒手,他连续九次获得金手套奖。这九次正好是史上最初九次金手套奖,而他最后一次获奖正是他生涯最后一年。日本联赛史上,具有如此显赫成绩者,再不做第二人想。
  
  然而在日本国内,他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始终不如同时期的队友长岛茂雄。或许某种程度上的原因是,他始终没有加入日本籍。

台湾1990年拍过一部片子叫做《感恩岁月》,讲的是王贞治一家和少年时的他如何走上棒球的道路。《感恩岁月》本是王贞治的日籍母亲王登美所写的一本书,回忆的色彩淡淡。
  
  籍于日本福山县的王登美在二次大战前和中国籍的王仕福结了婚--那是一九二七年的日本。世界经济危机蔓延在整个资本主义国家,日本的各个银行都发生了挤兑现象,社会动荡不安、人心惶惶。
  
  一九二九年他们买下了"五十番"中华面馆经营。王贞治的一个哥哥铁城、两个姐姐幸江、顺子都相继在这里出生。一九四零年五月十日,王贞治出生,这个时候社会生活已经略有好转,他的双亲的生意也开始安定下来,有了自己的店。王贞治成名后有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就是观众如果在看台上抓到王贞治击出的带有他亲笔签名的棒球,就可以此为据到他家开的饮食店里免费吃东西。
  
  王贞治出生的时候是双胞胎,小时候身体很差,两三岁还不善走路,瘦得皮包骨头,为此母亲带着他专门到"帝释天"住庙祷告,这一参拜就坚持了四十多年。与此同时,他的双胞胎妹妹广子不久就因急病夭折,当时当地的观念是,如果双胞胎死了一个,另一个也难逃厄运,所以王贞治少时还从不间断地去浅草医院看病。
  
  这个时候,他还无暇明白棒球为何物。
  
  后来他在墨田区上了小学,开始在身为业余棒球运动员的大哥王铁城身边转悠,跟着他去训练、为他的比赛加油,放学后和着同学猛练。五年级的时候,王贞治得到了一位棒球名将的签名,兴奋莫名,兴起了打棒球为业的念头,遭到王仕福的反对。王贞治的父亲王仕福是浙江青田人,小山村里生活贫困,无医无电,在东渡去日本作苦工谋生前,曾立志要让自己的儿子或学医或学电。他的大儿子遂了父愿,么儿却与之背道相驰。王贞治坚持了自己的决定。
  
  一直以来,王贞治都很感谢自己的大哥王铁城。如果没有他的支持和教诲,或许在这个故事的开始,就缺少了结局。
  
  王贞治如愿进入了棒球名门早稻田实业高中。
  
  他在高一对高三的比赛中主投,完全封锁对方的打击,风靡甲子园。第二年,早稻田高中就拿到了锦标。
  
  他的球衣号码是"1"。
  

光影里的夏天
  
  
  "晴朗的天,微熏的风,……这里是我们的大棒球场"。
  
  光影里的大棒球场,光影里的上杉达也。完美的和也毫无征兆地死去,他要带小南去甲子园。
  
  结局的画面停留在房间一角,那里有和也的相片,有静静的奖杯,青春的光耀的美丽和散淡的哀愁,永远停留在房间一角。
  
  《Touch》是一个神话。它让无甚销路的棒球展示了他的奇诡和冲动,让"甲子园"这个名词舶来登陆。
  
  
  “回到家,井里泡凉着西瓜。当然也有冰箱,但没有比井里泡凉的西瓜更美味的东西了。到浴室泡个澡把身上的盐分冲掉之后,坐在穿廊啃西瓜。只有一次西瓜从吊绳滑脱,没办法捞起来,好几个月一直浮在井里。每次汲水时,桶子里就有西瓜的碎片呢。那确实是王贞治在甲子国球场成为优胜投手的那个夏天。而且那是个非常深的井,怎么探头看都只能看到圆圆的黑暗而已。”(村上春树《五月的海岸线》)
  
  王贞治出身于这个制作和等待梦想的甲子园,他在甲子园作投手时,创造了三十四局无失点的新记录。高中毕业时,各大职业队纷纷争抢这个前途无量的后起之秀。
  
  王贞治最终选择了巨人队,在那里开始了他光影里的职业生涯。
  
  
  
  四十年前,王贞治还只是一个球队的新人。某年年底,球队代表对他说,如果以数字、三振数、打点以及对团体的贡献,你应该被减薪。王贞治在预料中想着这次该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却不料球队代表口风一转,说:"但是我们决定给你加薪一万日元,因为你非常珍惜我们的球。"原来王贞治负责管球,每天晚上训练结束后,他都会把破碎的球捡回宿舍进行缝补,缝一个球大概需要三十分钟,每天晚上他可以缝两到三个。他原来只是想把份内事作得尽善尽美,却迎来了更多的肯定和机会。
  
  一九六二年七月一日,在川崎球场举行日本职棒巨人对大洋一战。赛前,巨人队教练荒川博指示王贞治:"今天只用金鸡独立打法。"
  
  左足蹬地、右足高悬,迎系来球的"金鸡独立式打法"是擅长合气道的荒川教练和王贞治在训练中悟出的新打法。比一般击球动作所击出的球,力量大好几倍,但是"金鸡独立击球法"难度很大,不容易掌握。王贞治的练法便是拿着武士刀对着下垂的纸条挥砍,重复成千上万次。
  
  "一是练习,二也是练习,三还是练习。因为除了进行练习取得好成绩以外,没有其他进取的方法。"
  
  他击出了他那一年的第十个本垒打,球应声飞向观众席的后排,聚焦了所有的注目和星光。
  
  他低下头,以一种"低姿态"的胜利者模样依次跑向一垒、二垒、三垒,奔回本垒,没有高举着双手宛若英雄的凯旋。这个时候他还记得大哥王铁城的言语:
  
  "要想想投手的心情。被击出本垒打已经够懊恼了,何苦再刺伤别人?"
  
  这一战,王贞治连续击出了三个本垒打。
  
  当年,他就被选为本垒打王,其后十五年荣膺此桂冠,并创下了一年五十五支本垒打的日本新纪录。
  
  他所在的巨人队连续九年独霸日本职棒,制造了巨人队的黄金时代。
  
  

Hero 2和第756个本垒打
  
  
  相较于一个英雄的寂寞和荒芜,Hero2的日子总是那样刺激和值得等待。长岛茂雄与王贞治处于同一时代是幸或者不幸,也只有当事人了解。
  
  三年前的解读日本关键词中有一条便是"王长复古"。王贞治和长岛茂雄是当年日本职业棒球两雄,昔日辉煌逝去,若干年前两人开始拿起教鞭。99年,王贞治执教的大荣队经过苦战,突破重围拿到了冠军;00年,长岛执掌的巨人队过五关斩六将,也夺得了多年无缘的日本第一。评论为"日本棒球界恢复了'王长时代'"。
  
  当年名盛一时的王贞治和长岛茂雄同在巨人队效力,王贞治常常作为第三棒出场,而长岛茂雄则必定是第四棒。第四棒是全队得分机器的代名词,《Touch》里的新田明男、《H2》里的橘英雄都是不二的第四棒人选,尤其是英雄,参加3次甲子园打出10次本垒打,十余次四坏保送。平时的县预赛、练习赛更是本垒打、安打无数,安打率五成以上,堪称奇迹。他立下打破日本职业棒球圈一切记录后退役的理想也不是吹的。然而现代棒球对第四棒的防范愈来愈严,第三棒便因之重要。当时在巨人队的王贞治如果打了一支本垒打,其后的长岛茂雄必定是连连三垒打,使对方的投手毫无招架之力,从而对他们二人采取放弃的态度。巨人队在六十年代的九连霸,与之拥有这两颗巨星是丝毫分不开的。
  
  同属一队,使两人多了很多合作机会,也让观众少了很多意想空间。两人卸下球员身份后执教不同队伍,亦让球迷的期待在另一种程度上得到了满足。不久前王贞治和长岛茂雄同时出现在日本"二十世纪设计邮票"中,足表明了日本国民对他们的敬仰和尊重。
  
  长岛茂雄可能是日本人最喜爱的棒球明星,然而与王贞治同一时期却使他失去了很多得奖机会。或许是怀着"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或许是本着"棋逢对手"的赞赏,一九七四年,一代棒球名将长岛茂雄退役。六年后,王贞治也离开了这爿光芒无比的场地。
  
  
  “我每想到那个故事,心里就有点酸恻,有点欢忭,有点惆怅无奈,却又无限踏实。那其实不是一则故事,那是报尾的一段小新闻,主角是王贞治的妻子,那阵子王贞治正是热门,他的全垒打眼见要赶到美国某球员的前面去了。他果真赶过去了,全日本守在电视机前的观众疯了!他的两个孩子当然更疯了!事后照例有记者去采访,要王贞治的妻子发表感想-记者真奇怪,他们老是假定别人一脑子都是感想。
  
  "我当时正在厨房里烧菜--听到小孩大叫,才知道的。"
  
  ……
  
  让全世界去为那一棒疯狂,对一个终身执棒的人而言,每一棒全垒打和另一棒全垒打其实都一样,都一样是一次完美的成就,但也都一样可以是一种身清气闲不着意的有如呼吸一般既神圣又自如的一击。东方哲学里一切的好都是一种"常"态,"常"字真好,有一种天长地久无根无垠的大气魄。
  
  那一天,全日本也许只有两个人没有守在电视机前,只有两个人没有盯着记录牌看,只有两个人没有发疯,那是王贞治的妻子和王贞治自己。”(《球与煮饭》)
  
  自从以"金鸡独立"击球姿势一鸣惊人后,经过几年的努力奋战,王贞治以714支本垒打的成绩平了当时的美国国家队棒球王贝比·鲁斯的本垒打记录,全日本的本垒打桂冠和得分桂冠也如愿一次又一次戴到他的头上。
  
  一九七七年七到八月间,日本各行各界都注目着王贞治向美国人汉克·阿隆创造的755个本垒打的世界记录冲击,他的每场比赛都座无虚席,观众纷纷带着手套来到球场,期望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抓到那具有光辉意义的一球,那已远不是可以换一顿饭吃那么简单,何况作为后援会的"山王饭店"宣布,在王贞治破记录的那一天,所有到饭店用餐的人一律免费。各种各样的纪念章和奖品和纪念章更是紧锣密鼓地筹资制作中。
  
  一九七七年九月三日,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东京可以容纳五万多人的后乐园球场没有一个空位,五色缤纷的手套在遥远的本垒打墙外摇晃,王贞治执棒站立在击球区。
  
  "要经常地保持挑战心,我认为这不单在棒球界,而且不论在哪个世界都很重要。"
  
  他击出了破记录的第756个本垒打,石破天惊。
  
  这的确是"一次完美的成就"、是"既神圣又自如的一击",每个人其实都可以原谅由此而来的疯狂。这一年,王贞治获得了福田首相亲授的第一号"日本国民荣誉奖",即使他始终没有加入日本籍。
  
  "现在,我不准备归化日本……为了父亲我不想归化。"
  
  他又提出了800支本垒打的新目标。几年后,这个数字停格在868。

不管王贞治的纪录被谁所承认(事实上,mlb不想也不可能承认这个纪录),他的出现,为六七时年代的亚洲棒球带来了重大喜悦。王贞治在2006年初率领日本棒球队获得第一届世界经典大赛冠军后,随即被查出患有癌症,随着2007球季的结束,他将离开所执掌的球队soft bank。
  
  在王贞治时代,没有人想过要离开亚洲——或许想过,但不可能也太冒险。二十年后,也就是1995年,终于有人带着不回头的信念,带着不能回头的死力,决绝地离开了这一道海岸线,横跨太平洋,来到陌生的,“怪物”林立的大联盟。
  
  

那些你需要知道的名字——野茂英雄


  

  
  他的名字,叫做“英雄”。

  这样的一个老男人,恐怕再也无法赢得任何年轻的fans了。他不是火箭人Clements,他也不是胜投传奇Muddux,他只是一个在MLB辗转了11年,然后在小联盟艰难地和比他小一辈的选手争夺先发的老男人。没有人会再喜欢他了,没有人了,除了那些和他一起年轻过一起变老的人们。
  
  野茂今年38岁。这个年龄,Barry Bonds还能传造传奇的全垒打(Bonds磕药没有?一定是有的吧!),英雄正不可挽回的凋零。12年前,当26岁的野茂英雄穿着LA的19号球衣,仅仅站在美利坚的投手丘上的时候,他的神情已永远雕刻在人们心里。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是三十年来第一个站在这片土地上的亚洲人。这种风光,远比后来的松井秀喜或者铃木一朗。
  
  关于全盛期的野茂当年离开NPB,一段公案。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那就是:决绝。
  
  90-93年的Nomo在日职创造了强悍的战绩,连续三年17胜以上,连拿三年的胜投王和三振王。90年的新人年是最传奇的一年,拿下NPB的所有投手奖项。不枉当初选秀时,年轻的野茂被八个球团第一指名,创下NPB记录。
  
  但这时的野茂已经和当时的监督铃木启示产生了深刻的矛盾。野茂是个桀骜不逊的男人,也肯定脾气不好,铃木启示很看不惯他。野茂的某些要求也并非无理,比如投太多球要求休息,就没有得到批准(野茂认为,当时他那样被操下去,只能继续投7年)。铃木启示也对野茂的投球姿势有意见,从而让两人之间的摩擦更为加剧。94年,野茂受伤,第一次从峰顶跌了下去,全年战绩2胜3败,ERA 3.63。铃木启示在94年底就向球团提出给野茂减薪,以给他一个教训,并有话说会在95年好好“照顾”他。这一切让野茂英雄产生了深刻的反感和去意。
  
  这个时候,野村出现了。他一直存在着把日本球员带去MLB的想法,试验了铃木诚(当时没有打过NPB),但是没有成功。他在那一刻盯上了野茂。野茂以前只在美国队员当渡假的美日明星赛里接触过美国棒球,虽然看上去那么遥远的巨星们、偶像们夸赞他,这种夸赞也必然只是客气话,但野茂心动了。谁说,这一定是不可以的梦想呢?
  
  但当时野茂要离开近铁,面临着一个最大的问题——他只有5年的NPB资历,且近铁也没有打算要解雇他,他没有资格离开。在这样的情况下,野茂英雄破釜沉舟,提出任意隐退。轰动全日本。
  
  所谓任意隐退,就是当时日职规定,野茂自愿离开日职,以后如果回到日职,必须回到原球队(即近铁)。当时94年末,MLB球员罢工闹的如火如荼,连当年的World Series都没举办。野茂这种不要命一博的举动,得到所有人的怀疑或者反对,连老婆都认为他疯了。和他撕破脸的近铁倒是没有给他多少难关,因为它们看好戏的相信野茂必将被MLB的大棒打爆,他最后必然会灰溜溜的回到近铁——而那时野茂别想得到善待。
  
  1995年,野茂英雄就这样来到了美国的土地。当4月那天晚上他作为Los Angelas的先发站在投手丘上的时候,即使转播的时间是亚洲地区的深夜凌晨,还是有难以记数的人在电视机前见证这一刻的到来。这一刻以后很长时间内不会再有。这种轰动和感动不是Ichiro的Hits-tory或者Matsui的HR可以比拟的。
  
  野茂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用怪异的姿势投球。他拿下了三十年后,或者是永久,亚洲投手在美利坚土地上的第一场胜投。
  
  松井秀喜說:“他(野茂)是我们的先锋,他帮助我们认识美国,所有在大联盟的日本选手都欠他一份情。”

英雄安在
  
  
  
  野茂英雄在95、96年红遍大洋两岸。96年更在LA投出一场Pefect Game。当时有多少人受到了野茂的鼓舞或者激励?
  
  95、96年,Ichiro的日职生涯也来到高峰:“野茂来美之前,大家对大联盟印象都是‘每人都壮的像怪物’,但看到他的表现后,大家却都认为‘或许我也有机会’。”(Ichiro和野茂的关系不一定见佳。这两人其实很有渊源。Ichiro在NPB的第一发HR就是轰野茂英雄,当时前者还是菜鸟,并且当天就受到最后通牒而重降下二军;Ichiro 2001年作为第一个Asian Posision Player来到MLB后,和野茂的第一次投打对决就被野茂砸了一个“疼得几乎不能呼吸”的触身球)
  
  但野茂在97年之后表现开始下滑。连续两年两位数败战,ERA也飙近5。到了1998年,在LA出赛12场,2胜7负之后,被交易到了Mets,在Mets出赛17场,仍然没有什么好的表现,从而再一次降到了谷底,被扔到了3A。“野茂不行了”,人们纷纷这样说。他会回去NPB么?在这样的猜测中,野茂又被交易到了Milworekee。99年,他拿到了13胜10败,可以交差,令人又燃起希望,但在Detroit的2000年,他的败战又升到了两位数,ERA始终居高不下。而这时,人们的注意力已经全被吸引到了当时NPB Ichiro的四成打击率挑战和季末的MLB宣言上。野茂也早已不是MLB唯一的亚洲投手,他要被忘记了。
  
  2001年,Hideo Nomo奇迹般的回来。这一次,他在Boston,时隔5年,再次投出了一场完全比赛。也就在这时,他获得了Unbeatable(不死鸟)的称呼。人们惊诧于他败部复活的能力。无论在何时,在哪里,你都不能称他死了。就如同2002年,当更多的关注放到了后来者的身上的时候,野茂悄悄在LA拿到了10胜。这一年,他16胜6负,创造了MLB生涯的最高胜率。
  
  渡过了不算顺利的2003年后,野茂在2004和2005年持续地走下坡路。这一次,他的凋零看来似乎是不可避免。ERA高到7或8多,败战永远比胜战多,曾经锐利的指叉不再能为他赢得SO数,而一直不佳的控球导致的BB越来越多……可是为什么当看到野茂将被fire的时候,他只要1百万,来到小球队TB;没人要他了,又和Yankees 3A签约;2006年,他来到CWS 3A——这种简单的一行消息,让许多Asian Baseball版上的老fans忍不住流眼泪:英雄还在,他一直都没有走啊。
  
  Nomo不是Ichiro或者Matsui,生涯成绩一直光彩照人,或者也将光彩照人的引退。Nomo大起大落,所有最优秀的投手所渴望的战绩他做出过,所有不堪的情境或者待遇他也遍尝过——但他始终在那里。从大联盟到小联盟,从理直气壮的先发到和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年轻人争夺出赛一场的资格。大阪近铁都和欧力士合并了,12年,Nomo没有回过日职。年轻人不再认识这个胡子拉渣的中年男人,他们也不喜欢他——他不帅,成绩也不好。但是谁知道,或许有一天,已经被认为死定了的野茂又会给自己一个惊喜,就算这样的可能和希望越来渺茫。
  
  石井一久说:“像一朗、松井和我,都是踏着野茂走过的脚步,他闯开一条原本不存在的路。”
  
  当年八个球团的第一指名,当年囊括的所有投手奖项,当年MLB初登板的无上风光——这是Nomo夺不去的荣耀。只要他在baseball一天,无论是大联盟还是小联盟,或者是社会人球队,他的存在就是unbeatable的证明。
  
  野茂凋零,英雄仍在。
  

二,那一些历史和现实之间,风从东方来,美国职棒亚洲风
  

  “I-C-H-I-R-O”
  
  
  享受到全场几万名观众集体呼喊你的名字的待遇,会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他甚至不是强打,站在遥远的外野,绝不轻易露出笑容。
  
  然而铃木一朗的成名,标志们美国职棒亚洲风的全面吹起。
  
  



对于Ichiro,其他所有的言语属于没有头绪,只凭那不能尽列的记录,是用来第一时间说话的最好方式。我相信,以前和一段时间以内,都不会有其他人获得这样的成功。这不仅是因为成绩,或许还有其他说不清楚的,属于“Ichiro”这个名字的魔力。
  
  然而他被一些人认为是自私的,只打属于他自己的棒球,他所有呆过的球队都无甚成绩而他自己光芒万丈。
  
  媒体也有充分的理由不喜欢他,然而他的成绩实在太优秀而不得不大肆追逐。许多人飞去西雅图,买最贵的票,甚至不懂棒球,只是为了看一看Ichiro。
  
  2006年世界棒球经典赛,在东京的巨蛋球场,远渡重洋,曾经说出“我不留恋日本,除了我的狗。”这样的话的Ichiro,迎接到的是全场观众“I-C-H-I-R-O”的持续不断欢呼,即使他表现平平。
  
  铃木一朗曾说:铃木一朗一直追逐着Ichiro这个人,已经追逐了很久很久。
Ichiro来到MLB之前,2000年,他在日本职棒挑战4成打击率的当年,被时速150多公里的触身球砸中手腕受伤,忍痛退出整个球季,当年他就宣布,他将离开他呆了九年,给予他无数荣耀和辉煌的NPB,远渡重洋挑战大联盟。欧立士开出10年50亿日元的合约,无果。
  
  就像野茂当年离开NPB被认为是疯了一样,他的决定反对者众,他已经27岁,棒球选手的黄金年龄,何苦要冒一场谁也不知道后果的巨大风险?自野茂1995年渡洋以来,所有能在MLB生存的都是投手,Ichiro虽然保持着NPB连续七年打击王的惊人头衔,谁知道在大联盟投手面前会不会丢盔弃甲?当时美国的球评估计Ichiro在大联盟的打击率将在0.280-0.300之间(Ichiro在日本职棒的生涯打击率为0.353,为近一个世纪的日本职棒历史上生涯打击率之首),一些对大联盟充满信心的评论甚至认为大联盟投手的160公里快速球可以把球棒从他手中振飞。某个球评甚至说,如果Ichiro在2001拿到打击王,他就把51号贴在屁股上去时代广场裸奔。
  
  2001年末,这个家伙贴着51号在时代广场裸奔了5分钟。
  
  2001年,作为MLB历史上的第一位亚洲野手,Ichiro在远隔重洋的最高殿堂大联盟获得了无上荣誉。他得到了这一年的全联盟打击王(0.350),安打王,盗垒王,最佳九人,金手套奖——以及最终的MVP——所有都是第一次。至于最佳新人,这只是让他自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而已。
  
  当西雅图水平终于在美国联盟分区冠军战中输给纽约扬基的时候,Ichiro在更衣室的柜子前久久没有动弹。这一切,这一年,是现实,还是梦?

2004年是一个怀旧的年份,不多不少,都是80多年前,当然Sisler没有怨毒地诅咒的Babe Ruth那么出名,他的出名,还很多是因为,84年后,强力棒球统治的今天,还有人是这样一种style,追逐安打,永不停歇。
  
  直到2004年7月份结束,Ichiro继这年五月份之后第二次缴出50安一月后,媒体才关注到这样一种可能——他会不会打破大联盟单季安打纪录?一个又一个尘封的人名被翻找出来,原来84年前,一个叫做Jorge Sisler的家伙,他很不错,一年打了257支安打,还没人能够比得上他。
  
  Ichiro的八月份仍然是50安打月,进入九月份之后,他每场比赛的投手用球换成了大联盟破纪录专用球。
  
  Ichiro把破纪录的最后一刻留给了西雅图。这一年,西雅图水手队的成绩惨不忍睹,全年99败,但是观众仍然保持在了3万。球迷喜欢他,把他当成西雅图的象征,即使这个外国人总是显得有些酷,从不忘情欢呼。
  
  (2004年Ichiro打破84年安打记录,队友上前庆祝)

收藏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